• 日落洞渔村拆除成借镜 填海摧毁历史牺牲人文

2020-07-14

日落洞渔村拆除成借镜 填海摧毁历史牺牲人文
独家报道:刘金莹、李锦辉

日落洞渔村拆除成借镜 填海摧毁历史牺牲人文

回首一看,除了渔村的消失,以及渔获的减少外,我们究竟还摧毁了什幺?牺牲了什幺?

,整个槟城欢天喜地。

那天,槟城乔治市与马六甲一并成功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古迹遗产,而姓氏桥更是槟城入选世遗的重心之一。姓氏桥是早期渡海来岛的华人相聚渡头讨生活的地方,他们后来沿渡搭盖房,并因海上搭建吊脚楼而着名。是的,200年的渔村,有的不只是硬体建筑,里头的文化、历史、习俗、人文景观更是丰富的资源。

当槟城人骄傲着乔治市的古迹地位,自豪于自己热爱古迹文化的同时,我们或许没想过,其实另一个近200年历史的南岛渔村也将随时消失殆尽,我们更忽视了其不可泯灭的严重性……

或许我们忘了,早年被拆的东部海岸日落洞渔村也有近200年历史。今天回首一看,除了渔村的消失,以及渔获的减少外,我们究竟还摧毁了什幺?牺牲了什幺?

日落洞渔民公会主席巴鲁受访时表示,他的父亲在1987年为了让路发展林苍祐大道填海工程,而被迫离开居住了上百年的渔村,当地原本拥有产量最多的魔鬼鱼,现在也几乎面临绝种的惨况,一年也捕不到一只。然而,对他而言,渔获少了没关系,但是一些东西消失了就再也找不回了。

他表示,最珍贵的还是渔民近200年的风俗文化、人文历史。该村是他们生活作息、进行嫁娶习俗,以及社会经济的所在,拆除也就摧毁这一切。他就预言,若南部填海的话,也会面临相同的厄运。

是的,任何的摧毁只需要一刹那,却忘了背后构建的文化、历史、习俗、人文景观耗了多少代人的时间才结晶而成。乔治市申遗前,我们忽略了约有200年历史的东部海岸日落洞渔村;入遗后的今天、古迹意识高涨的我们,是否应该拿起不一样的立场与勇气,来看待南岛渔村呢?

周泽南:渔村文化可申遗

长期关注环境生态课题的短片制作人周泽南表示,若渔民失去了赖以为生的海域、没有捕鱼的地方,久而久之从事渔民行业的人就会减少,那幺传承已久渔村文化难保不会因此而消失匿迹。

“渔村拥有悠久的文化历史,且有历史价值的建筑物是值得被争取申请入遗。”

他说,实际上渔村地区可以被推介让其广为人知,因为别说外州人,就连本地人也不知道这些渔村的确切位置在哪里,它只是缺少推介的媒介而已。

“州政府可以将州内各个渔村推介在旅游指南内,让游客知道这些地方,引导他们去该处旅游观光,这样不仅能促进当地的经济,也能变成一个让学生组织考察文化的地方。”

日落洞渔村拆除成借镜 填海摧毁历史牺牲人文

亚斯哈展示拥有三层网的虾渔网。最内层的渔网眼只有42毫米,网长200至300米。

薪火相传活文化  捕鱼“绝活”恐绝迹

或许我们不晓得,渔民所使用的器具都是200年来的智慧传承,传统的捕鱼方式薪火相传,至今仍没有剧烈改变,因此他们所使用的捕鱼用具不仅是历史传承的活文化,也是维持生计的帮手。

槟城南区渔民公会主席亚斯哈表示,渔民借由渔网的长度,渔网眼的大小来区分捕鱼的种类,而渔网的材质在60年代也由尼龙丝改变成丝线,而渔民主要使用的渔网是漂逐式渔网,其渔网会垂吊在海面上,然后随着海水涨潮把渔网散开至更远范围,待到退潮时鱼类就会被缠住捕获。

“这类型的渔网分别有四种类型,即甘望渔网(Pukat Kembong)、虾渔网(Pukat Udang)、斗鲳渔网(Pukat Bawal Tambak)及乌鱼渔网(Pukat Kedere)。”

巴鲁表示,除了常见的渔网外,其实也有七星鱼钓(Rawai)及鱼筌(Bubu),但这两种其他三个区域的渔民较少使用。

他说,七星鱼钓并非渔网,而是由350个鱼钩组成,通常用于平湖(Air Mati)的时候,那时海水较不流动无法使用渔网捕鱼,而根据潮汐表初七至九的时候会将其用在水深12米处,但在初十五满月的时候就会使用在浅海2米处。

瞧,从器皿使用、捕捉操作,甚至是生活智慧,这,全是历史的重要注脚,更是百年来的智慧结晶啊!

建筑人文构建完整世遗

文化遗产咨询委员会古迹建筑师陈耀威接受电访时透露,实际上州政府可用《2011年槟州古迹法案》来保护槟州各处的文化遗产,包括物质及非物质文化,但却没有真正去实行。

他说,美湖那一带是完整的渔民聚落,他们的生活形态都是非物质文化的一种,都应该受到保护的,即便该南部填海计划有说明会安顿渔民的生活等等,但人造岛的落成,也会导致渔村迟早被消灭。

他说,槟州政府致力打造成为国际城市,但是发展与保护古迹是应该并行,所谓的世界文化遗产不仅只是旧建筑而已,更包括了建筑里外不同族群的生活与营生形态及文化传承,而后者其实才是更重要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两者结合,才是世遗的整体价值而作为国际城市,槟城需要受到保护的世遗不仅是乔治市,其外围如南部区域的渔村如果被忽略了,也同样地会影响其国际地位。

州政府致力打造槟城成为国际城市,更积极保育古迹,但是,南岛填海一事上,我们又在国际上舞台展现了一个怎样的品格?我们在保育古迹上的诚意,是否持双重标准?这,备受大家检视与思考。古迹建筑物被拆了还能重建,但非物质文化呢?

单一发展地域失色

除了活文化的消失外,南岛填海后,似乎还有更其他令人担忧的事。

理科大学海洋生物学教授祖菲咖指出,槟州可划分为几个部分,如集中于现代式发展的东部区域、西南区及南部的传统地区,如到浮罗山背吃榴梿、美湖吃马来式虾面或其他户外活动。

“不论是乔治市世遗区、购物区,我们拥有许多选择,但是最重要的是一定要达到平衡。”

也正因为平衡与多元,槟城充满活力,每一个地区都有不同的特色,不像新加坡和香港那样,几乎每个角落都是高楼大厦。这也是为何新加坡和香港游客都喜欢来槟城游玩。

下篇预告:非得填海融资?

为了解决槟城交通阻塞的“季节性梦魇”,州政府提出建设轻快铁,但因缺乏资金而需要通过填海售岛融资的方式。惟,两件事情是否应该牵扯在一起?这,值得思考。

再来,来届大选,你可能会继续听到希望联盟说“送我们进入布城”,那为何这项计划不能在希望联盟入主布城后才落实?到时,不仅金钱不是问题,准证更没有障碍,但是,为何这项计划要以如此快刀斩乱麻的速度进程?这间中是不是有更多我们不清楚、不知道的?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沈雨QQ生活城|生活需要记录|提供全面快捷|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